热门搜索:

仟成冷冷的说了一句而后看着叶潇开口

时间:2018-12-09 10:21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
    要知道,家里,自己的二叔,那可是想办法逼着自己嫁给洛城一个一流家族的族长做妾,这样一来,那边就会答应派出出窍期的高手,过来帮他们压过火家,而这也是为什么,二叔当初听到叶潇以后,便极力反对的原因,因为他已经从洛城得知,叶潇正是天照域所通缉的人!
 
    而现在,自己什么都没做,人家叶潇竟然帮自己差点就灭了整个火家,而如今,火家元气大伤,虽然没灭,但跟灭掉也没什么区别了,恐怕过几天之后,火家就会从三流掉落不入流了!
 
    “只是他们太弱啦!”叶潇轻笑一声,而后说道:“你家在哪儿?我送你回去吧!”
 
    &nb《 ;叶潇嘴上这么说,其实心里还是想过去看看,之前那老头有没有回来?有没有韦尔斯以及白君的消息,以他们的天赋,如今已经过去半年多了,应该至少都是元婴巅峰,甚至于出窍期吧?
 
    叶潇可是清楚得很,韦尔斯那家伙,什么都没干,仅仅只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在地球那种地方,都已经能变得那么强,更别说这种地方了!
 
    而白君,和自已一样,拥有着无字天书,而且他本身就是为毁灭而生,嗜血成魔,想必应该会有很大动静才对!
 
    仟玉儿自然听得出叶潇只是随便说说,他们太弱?那怎么可能,那火家家主可是自己父亲都感到非常棘手的高手!“就在前面,另外一条街上,叶潇大哥要不跟我一块去吧!”
 
    “好!”叶潇点点头,随后叶潇便和仟玉儿走在一起,而那两名护卫因为见过叶潇的本事之后,自然对他恭敬的很,笑话,那家伙可是连自己家主都感到非常棘手的存在,而眼前的少年,直接三拳就将他打成重伤!
 
    仟家距离之前的事发地并不是很远,四人大约行走了六七分钟的时间,便来到了仟家大门外,而这个时候仟家大门正趟开着,而里面似乎还有几个外人!
 
    当仟玉儿带着叶潇进入仟家大门的时候,那门卫心中都开始疑惑起来,因为他们不清楚,为什么大小姐会带回来一个仅仅只有金丹境的家伙?
 
    一路上碰到的一些下人之类的他们都非常震惊,因为他们都清楚仟大小姐几乎不与外人主动交往,更别说眼前这个秀里秀气的金丹小子了!
 
    “玉儿,你回来了,快快快,这位是洛城牧家少爷牧宜修牧公子,今日他可是亲自带着聘礼来的,沐家在洛城,那可是比城主还要高贵的身份呢!”仟玉儿的二叔仟成在一旁笑呵呵的说着!不过当他看到跟在仟玉儿身后的叶潇时,脸色顿时一变,玉儿你怎么又把他给带回来了?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?
 
    “二叔,我的事不用你管,父亲最近闭关,并没说让你把我给嫁出去,你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权利!”仟玉儿之前底气不足,那是因为并不清楚叶潇真正的实力,而如今,叶潇为了她差点将整个火家都给灭了,如果她在将叶潇给轰出去,那成什么了?
 
    仟成听到仟玉儿的话后,脸色一沉,而后说道:“反了,真是反了,玉儿,有你这么跟二叔说话的吗?这位可是牧宜修牧家大公子,将来接管牧家的!”
 
    “要嫁你怎么不去嫁?”仟玉儿在一旁非常不开心,自己的二叔真是太过分了!
 
    “你知不知道牧家能够让咱们压过火家一头?你知不知道牧家就算是在咱们石城,那也是有头有脸的大族?”仟成脸色一变,而后对着周围的护卫说道:“你们去把大小姐带回闺房!”
 
    “是!”原本站在仟成身后的护卫直接走过去,对着仟玉儿恭敬的说道:“大小姐,请!”
 
    “叶潇大哥,我……”仟玉儿心中愧疚的很,她不想嫁人,也更不想把叶潇赶出去,所以内心矛盾的很!
 
    “好了小子,赶紧离开这儿,这里不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地方,等会我们家主出来了,你想走都来不及了!”另外一名护卫像是驱赶闲杂人等一般,对着叶潇摆手说道!
 
    “等会儿!”这个时候那牧宜修突然开口说道,而后一步步的朝着叶潇走了过去,“你喜欢她?”
 
    “呵呵!”叶潇冷笑一声,而后看着眼前的牧宜修开口道:“天照的走狗,我是不会与之交谈的,回去告诉天照总有一天我叶潇会亲自前去,砍下她的头颅!”
 
    “你是叶潇?”牧宜修脸色一变,而后冷笑道:“真是特破铁屑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啊,小子,原本我只是打算问问你的想法而已,可是现在,我却想要你的命了,至于你侮辱了我们天照域主,那这件事等把你抓回天照域内,自由人审判!”
 
    “哦?”叶潇抬头看着眼前的牧宜修,而后笑道:“那你大可来试试看!不过我可要警告你,你以为你身边那两个废物就能保得了你的狗命么?我要是你,现在早就跑路了,回去直接搬救兵来!”
 
    “狂妄!”一旁的仟成直接指着叶潇怒喝道:“小子,赶紧跪下来给牧少认错,或许我可以看在玉儿的份上饶你一条狗命!”
 
    “咔嚓!”叶潇原本张开的手掌,瞬间捏紧,因为捏拳的速度太快,所以让周围的空气一瞬间产生了气爆声,而那双拳之上的青筋更是高高鼓起,如果这家伙不是仟玉儿的二叔,叶潇发誓,他现在已经是死人一个人,没有人敢这么侮辱自己!
 
    “二叔,你疯了吗?你知不知道他有多强?”仟玉儿傻眼了,她百般呵护,为的就是能够的到叶潇的认可,给整个家族带来福利,可是如今二叔那自以为是,却彻彻底底的得罪了叶潇!
 
    “丫头,别再说了!这小子真是不知给你管了什么**汤,竟然让你这般为他!”仟成冷冷的说了一句,而后看着叶潇开口说道:“小子,我刚才说的话,依旧算……唔~~”
 
    仟成后面的话还没说出,便直接被叶潇一只手捏住脖子,
 
    “牧少,救……救我!”仟成的声音有些弱小,不过还好没有生命之威,他双眼近乎乞求的看着牧宜修!
 
    而叶潇则是看着牧宜修以及他身边的那些人冷冷的说道:“还是那句话,回去告诉你那天照域主,让她把脖子洗干净了!”
 
    “狂妄!”跟在牧宜修身后的一名老者怒喝一声,周围的气劲顿时暴涨,几乎在他气劲暴涨的一瞬间,叶潇便感受到一股强劲的精神力朝自己铺天盖地而来!
 
    “呵呵,精神力?”叶潇冷笑一声,如果说如今叶潇什么最强的话,并不是他的战斗力,也并不是那杆震天枪,而是他脑海深处的精神力,那精神力强大到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强的地步,当初在桥山墓穴,被那不知名的东西进行夺舍的时候,自己都能轻而易举的将那玩意给吞噬了,要知道,那东西,可是连依古韵都异常惧怕的,虽然叶潇不清楚当时依古韵到底是什么境界,但是他现在却能够猜到,当时的依古韵,恐怕有着出窍中期的实力,也就是说,如果不是母星空间压制,以及他手下留情的话,自己可能会被直接秒杀!
 
    而眼前这个出窍期的精神力和自己碰撞,那完全是以卵击石,叶潇冷哼一声,一道强劲的精神力瞬间回击,那名老者便“噗!”的一声突出一口鲜血,而整个脸颊更是惊恐不已,嘴里喃喃道:“怎么可能,他怎么可能这么强?”
 
    “可恶!”另外一名出窍初期的随从顿时大怒,他们是洛城牧家之人,就算是城主也要对他们礼让三分,如今让一个金丹小子如此侮辱,他们心中又怎能平静?
 
    “我说过了……”叶潇话音落下之际,只见两道黑白之力已经瞬间朝着那随从冲击而去,那如同实质化的阴阳之气直接在虚空形成巨型掌印!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